比默尔手机屏幕清洁神器

2018年 你“月入百万”的微商朋友们还好吗?

微商报道

微商新闻网2018-04-13 讯 屏蔽消息、拉黑好友,朋友圈的浮夸广告却依旧如影随形。许多人讨厌微商,并非是因为它泛滥的宣传和虚假的内容,而是害怕它会潜移默化改变自己的朋友。

2014年,化妆品市场的崛起见证的微商的繁荣,号称微商第一的思埠集团不仅顺利拿下了央视春晚的招标广告,还趁机利用地方卫视进行品牌营销。短短一年,非但走完了传统企业十年要走的路,还把众多国际知名的美妆公司都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同年8月,化妆品公司韩束高调入驻微商,直到2015年,公司的销售额已经暴涨了5个亿,位列天猫销售额品类全网第二,CEO陈育新甚至“现金堵门”公然挑衅电商,其所作所为已经有些疯狂。

触手可及的成功案例让不少线下品牌开始跃跃欲试。随着销量的增长,他们又因渠道的优劣划分为各个层级。从总代到一批、二批再到刷爆朋友圈的“小魔女”们,不断为“月入百万”的神话注入新的活力。

生意还是人情

不管是网红、宝妈还是在校大学生,凭借极低的门槛和微信独特的社交属性,微商圈子不断壮大,以至于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。如果把他们比作占道经营的小商小贩,那么大肆刷屏的朋友圈广告显然已经严重扰民。“全民创业”浪潮的影响下,代理们通过“社交+电商”的方式把人情做成生意,与其说想赚个辛苦钱,不如说是拿自己的信誉去冒险。

据统计,整个微商行业,约有三分之二的微商没有线下实体店铺,这便意味着经销商的资质信誉、商品售后等系列问题均缺乏保障。对比网上的电商平台和当前大红大紫的线下零售,任何好的产品都有一套完整的运营体系,货源把控、产品推广、售后服务环环相扣,即便只是代理,也不会拿言过其实的广告去做熟人生意。

反观许多微商代理,没有明确的产品方向,没有精准的客户群体,甚至连上一层级对自己的承诺也没有保障。在一个“杀熟”多于“欺生”的行当里,不断透支着自己的人情,如果这就是创业,则显得太过业余。

危机还是机遇

2017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的投诉情况显示,仅去年上半年,全国消协组织受理远程购物投诉22804件,占销售服务类投诉的53.1%。在远程购物中,以微商为代表的个人网络商家成为主要投诉对象之一。

庞大交易量背后的诸多隐患自然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。《微商法律规范征求意见稿》与《电子商务法》先后将微商纳入监管范围,不管是从业者还是观望准备的创业者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难题。

有人预言:“多层级的微商必死。”作为当前微商代理的主流模式,金字塔式的分销造成的恶劣影响毋庸置疑。下层代练严重囤货,总代理却在一不断通过赚差价来获利。去年6月,号称“年回款百亿”的大微商摩能国际因涉嫌诈骗传销崩盘,

10万代理血本无归,一度让社会对整个微商圈子的信任都降到了冰点。

外部压力重重,微商行业内部的竞争也随着宣传成本的提升愈演愈烈。拉粉丝、建社群、抢网红……2018年,微商品牌逐渐从过去的人脉大战转化为流量之争。商家开始变得人格化,他同时可以是行业专家,也可以是意见领袖,当野蛮营销开始褪去,从业者更有尊严,微商也更加能够被媒体和消费者所接受。

近年来,一些有实力同时具备电商底蕴的企业正陆续向微商领域靠拢,它们拥有强大的品牌背书,很多就能吸大批代理加入。反观传统微商,至今仍处在半“放养”状态,虽然极具韧性,但大多只靠个人或团队在苦苦支撑。专业能力向来是微商的短板,想要在未来更进一步,除了合作便只有像精细化转型。

信息来源: 微商新闻网

声明:本栏目稿件系商家投稿商业广告,中国微商门户网不对其真实性、完整性负责!任何商业行为带来的结果请读者自行承担。

微商旗舰店品牌货源